仪式感

正月十五,湛山寺里摩肩接踵的人举着香火,上下左右拜来拜去,我使劲用围巾蒙住脸,生怕被香戳在脸上,像我这样珍惜肉体实在是没有佛性。
这一天的佛祖肯定脑仁疼,每个人的诉求顺着香火烟雾,飘到不知道在哪个宇宙的佛祖耳朵里,面对人间的要财要情要健康的诉求,肯定感到很无奈,觉得自己像个哆啦A梦。
我是一个缺乏仪式感的人,一切事情都一般对待,不喜欢给自己一个无实际作用的行动来暗示自己,所以烧香拜佛的时候难免想很多,为佛祖操心。
烧香拜佛的仪式,可以把自己人生命运寄托在一个千年前修行的印度僧人身上,过年吃饺子包个硬币,也是把下一年的好运寄托在这个流通的货币上。
我缺乏仪式感有可能是我巨大的人格缺陷,就是我无法通过仪式这样的行为来暗示自己,一切得过且过无所谓。烧香拜佛怕烧脸,过年饺子放硬币怕咯牙,我这是多么矫情的人。
过年放鞭炮也是个仪式感的事。
我的微信朋友圈有两种人,一种人哭天喊地为环境为健康要禁鞭炮,另一种人把鞭炮放出了花,充分展示了自己当恐怖分子的才能。
在这个红包可以微信随时发,速冻饺子随时吃,综艺节目随便看的年代,放个鞭炮是中国人过年仅存的一点仪式感了,要是把鞭炮给禁了,过年就和平常日子一般,也就是一个长假罢了。
我觉得有仪式感的人是幸福的人,就算鞭炮不放了,也要找点仪式感,让人类渺小的灵魂有点寄托。

加入讨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