仪式感和情商的双重缺失

每当我和李老师单独俩人待着的时候,我就问她,假如咱俩现在没孩子是什么状态呢?
人生经不起假设,但我还是会去想。
今天是情人节,节日需要个仪式感,送花,送礼物,大餐,酒店,冈本杜蕾丝,跳蛋按摩棒,都是仪式,告诉自己这是重要的一天,但是仔细想一下,这样的一天完全不是独一无二的,换一天换个人都可以如此过了。
回想我之前过的情人节,都是这样经不起仔细想的重要日子。
而悠总出生的那天,我的人生直接被换了一套运行逻辑,这是当时的我没法感觉到,但是现在的感觉却无比的强烈的事情。
有一天我抱着李老师书法老师的孩子,这种人生分界点的又被刻深了一次,这让我想起抱着自己的仅有小臂长的悠总,他用眼睛傻傻地看我,我也傻傻地看他,说不出什么话,看着还十分眼熟。所有刚出生的孩子都难看,自己却觉得这孩子好漂亮,这也许是我这一生最不理性客观的时刻了。
今天悠总感冒发烧初愈,我和李老师无法去过一个有仪式感的情人节,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遗憾,在家和他一起捉迷藏,看到他重回熊孩子的状态,十分的开心,这也就是我最好的情人节礼物了。
这有可能说明我的仪式感缺失到了一定境界,大家欢天喜地过情人节的日子里我说生孩子的感受,我的情商也有可能是缺失到一定境界了。?

加入讨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